江诗丹顿钟表征服清代皇帝(组图

  江诗丹顿博物馆里一些定制钟表的古老订单,至少能够清楚地证明江诗丹顿和中国市场之间久远的关系。他说,只有中国人才会这么要求。1601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以“进贡”的形式进京。利玛窦的40多件贡品中有大小两座自鸣钟,皇帝一见就着了迷,只要哪个时辰钟未敲点或停下不走,就要利玛窦飞马赶来。据说,皇太后曾向万历帝借他的自鸣钟拿去看看,皇帝就让管钟的太监把管报时的发条松开,让它不能发声,才给皇太后送过去。皇太后玩了几天,见钟不能自鸣,只好把它送还给皇帝。

  伍迪-艾伦最喜欢讲的一个笑话是和一块金表有关的:“我要炫耀这块金表,我总是不停地炫耀它,我很骄傲,它是块古董表,这是我的祖父临终前在病床边卖给我的。”

  从看时间的小机器到成功人士的大徽章,手表一直就是很特殊的产品,经常会随着它的主人的财富增长一起升级。和那些昙花一现的时尚品相比,手表——尤其是一块亮闪闪的金表——能够代代相传地留存下来,它又不像名画或者笨重的家具之类的传家宝那样深藏不露,只要愿意,你稍微抬抬胳膊就能让人看到。所以,百达翡丽有句很“拽”的广告语是:“你从来不能真的拥有一块百达翡丽,你只不过是在替下一代保管它而已。”

  既然历史是一块奢侈手表吸引力的组成部分,对于像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这样一个1755年创立的瑞士钟表品牌来说,仅仅是250年这个数字本身就很值得炫耀,去年它进入英国肯辛顿宫举办一场宴会时,也不会忘记对比一下:“1819年,维多利亚女王在肯辛顿宫诞生时,江诗丹顿已经创立了64年!”不过,世界上诞生的第一个手表品牌是瑞士的宝柏表(Blancpain),它比江诗丹顿早了20年。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