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复杂的朗格表与不为人知的秘密

  2001年9月20号,一个非常普通的星期四。一对年轻夫妇来到位于德国格拉苏蒂小镇的A. LANGE & SÖHNE朗格工厂参观,同时他们还带来了一块“破”怀表。他们受邻居的委托,想询问朗格公司这块损坏了的怀表是否还值得修复。

  当天,这对夫妇并没有得到答复,因为这表超过了办事员的评判能力,办事员仅看华丽厚重外观只知道这块怀表价值不菲。出于安全的考虑,怀表被安置到保险柜中等待朗格公司古董钟表修复部门的主管Jan Sliva来查看。

  第二天清晨,Jan Sliva看见这这块怀表,作为经验丰富的古董表修复专家他也是第一次接手到如此厚重的怀表。初看一番后,Jan Sliva在机芯夹板上发现了“No.42500”字样。朗格公司一直有记录其生产所有钟表、机芯信息的原始档案和销售记录,于是Jan Sliva马上电话联系了德国钟表博物馆查阅这编号,想从历史资料中了解这块“不同寻常”的怀表。

  博物馆的回复让Jan Sliva欣喜不已,这块是A. LANGE & SÖHNE朗格品牌历史上最复杂的钟表!

  编号为42500的这块怀表,产于1902年,采用18k金手工雕刻表壳、路易花针、珐琅表盘,机芯多达883个精密零件,具有大/小自鸣自动报时、三问、五分之一跳秒、追针计时、万年历、走时、月相等功能。其于1902年8月4日以5600金马克的价格售卖给奥地利维也纳的Heinrich Schafer。

  这个金额在当时已经可以在朗格公司所在萨克森王国首都德累斯顿购买一栋别墅。同时期的高配版朗格1A怀表售价是450马克,这枚“No.42500”可以抵得上12块之多。

  消失近百年的“No.42500”最终重现人间。不过令人惋惜的是,这块珍贵的怀表历经岁月的沧桑已经完全损坏,机芯里面遍布油渍,还因为水汽的侵蚀导致锈迹斑斑,甚至不少零件已经完全锈蚀断裂。

  怀表的现任所有者是一位年迈的女士,二战时她作为管家兢兢业业侍奉她的上流阶层女主人多年,后来女主人将这块怀表赠予她作为奖励。虽然当时这怀表已经不能正常使用,但女主人认为表坏了可外面厚重的金壳依旧能值不少钱。幸好这位女士没有像战时大多数人一样将贵重怀表金壳熔炼成金条换面包,而是将其保存在箱子内存放于地下室,直到几十年后被送到朗格公司。

  这块异常珍贵的怀表是A. LANGE & SÖHNE朗格公司制表史上最高的水准,代表了朗格悠久的制表历史。于是乎,古董钟表修复部门的主管Jan Sliva电话联系了怀表的现任所有者,请求她能让朗格公司修复这块怀表,让其焕发往日荣光。在Jan Sliva的主持下,朗格成了了五人的修复团队,专门来负责处理此事。

  在修复“No.42500”怀表时,朗格技师在机芯的音簧上发现了三个字母组成了暗记“JAP”,这三个字母的代表着“Jules Audemars”和“Edward Piguet”,而这两个人就是钟表品牌Audemars Piguet爱彼的创始人。

  难道A. LANGE & SÖHNE朗格最复杂钟表其实并不是由朗格自己生产,而是由对手Audemars Piguet爱彼生产?

  历史的线”怀表虽然标记有爱彼的暗记,但并不是由爱彼生产的。而是A. LANGE & SÖHNE朗格公司通过瑞士爱彼公司的中间介绍然后向超复杂机芯制作殿堂级大神Louis Elisée Piguet订购的。

  Piguet是瑞士老牌的制表家族,大神Louis Elisée Piguet和钟表品牌爱彼的创始人“Edward Piguet”算得上是远房亲戚。现在我们依旧可以在爱彼手表机芯上看见Piguet家族的标志,一匹扬蹄的骏马。

  在当年,全世界能制造这样大复杂怀表的人都屈指可数,更别说为德国30年战争而荒废才复兴50年的德国制表业。为了满足高端客人对于大复杂德表的需求,于是乎,朗格外购了Louis-Elysée Piguet的机芯再进行德式风味的修改。

  朗格的这块“No.42500”怀表还有同系列的5个兄弟,但是这五个兄弟并不是由朗格所拥有,而是同在格拉苏蒂小镇的Union牌旗下。1895年,为了庆祝朗格创始人阿道夫·朗格先生在格拉苏蒂小镇创立制表业50周年,Union向Louis-Elysée Piguet订购了5个机芯生产纪念款,而朗格只定了1个。不过朗格订购的这块机芯是这6个机芯中最复杂的一个,比其他多了五分之一跳秒和60分钟计时。

  但是“No.42500”怀表也不是德国制表历史上最复杂的怀表,最复杂的怀表还是Union牌拥有。1898年左右,爱彼Audemars Piguet向Louis Elisée Piguet订购机芯,多达1168个零件,带有走时、计时、追针、万年历、五分之一跳秒、三问、大小自鸣、闹铃、第二时区功能。2016年,这枚德国制表历史上最复杂的怀表被当年的中间商爱彼Audemars Piguet购回。

  朗格公司拿到实物以后,前后花费了7年的时间才将“No.42500”修复一新。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8月12日,格拉苏蒂小镇突降暴雨引发洪水,用于保管贵重古董怀表的保险箱被洪水淹没,大量的怀表被水浸泡。幸运的是,当时“No.42500”被放置于顶楼,免受了水患。因为钟表机芯沾水以后容易锈蚀,所以Jan Sliva的修复团队优先选择抢救已经被洪水损坏了其他怀表,直到2年后才开始修复“No.42500”。

  朗格修复这块品牌历史上最复杂的钟表至少需要花费几百万人民币,表主肯定无力负担,朗格想买这块表,表主肯定也舍不得。最后双方达成协议,这块表由朗格出钱修复,作为回报朗格可以保管10年,之后归还表主。同时朗格在将这枚“No.42500”怀表完全拆解修复的过程中,采集了全部机芯零部件的尺寸数据。并在2013年的SIHH上推出了Grand Complication手表,其机芯设计完全来源于“No.42500”怀表,限量6枚发售。自然,这款Grand Complication也是朗格史上最复杂的手表。

  为了纪念这一事情,朗格品牌官方还特意撰写了本书籍《Grande Comeplication No.42500》,除了详尽的历史故事和高清的实拍照片以外,书籍本身的制作也非常精美,封面采用和No.42500表壳一样的浮雕图案。有兴趣的表友可以找找,值得一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F